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zjgdsj.cn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弑天屠帝》最新章节。

齐布琛福了福身,道:“回万岁爷的话,弘昭是在问奴才,为什么万岁爷没有耳坠,他让奴才拿对耳坠给万岁爷。”

康熙先是一愣,然后哈哈大笑着托了托弘昭,点了点他的额头,笑得说不出话来。

其余人回过神来后,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。

康熙戏谑地看了四阿哥一眼,道:“老四,你儿子都说要送朕东西了,你还不快点让佟佳氏去准备?”

四阿哥和齐布琛忙告了罪。

那拉氏看着这一切,面上端着笑,心里却怨毒想杀了齐布琛。其余女人羡慕,妒忌,不甘等等眼神也纷纷投在齐布琛身上

经过这么一闹,宴会的气氛更是热烈,康熙的心情也愉悦了许多,临走前还是从齐布琛那里拿走了一对耳坠。

回宫后,他带着那对耳坠去了太后宫里,将这个笑话讲给了太后听,乐得太后都笑出了

泪珠。康熙将耳坠交给李德全,愉悦道:“李德全,你好好保存着这东西,等那小子大一点的时候,拿它当证据,一定得把这事儿讲给他听,羞死他。”

等众人散去后,四阿哥和那拉氏立刻沉着脸,脚步不停地赶向了缀花院。

缀花院里,郭氏的小丫鬟全身发抖地跪在地上,一个太监和一个丫鬟立在一边。而屋子里的郭氏,则脸色苍白地靠在床上。四阿哥,那拉氏,齐布琛和耿氏等人一进门,坐在床边把脉的大夫立刻起身,跪在了地上。

四阿哥挥了挥手,冰着脸问道:“如何?”

那大夫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道:“没有什么大碍,就是惊着了。草民开一副安胎药,好好吃几天,休养休养便好。”

那拉氏将目光移到外面跪着的丫鬟身上,问四阿哥道:“爷,把人提到正院去审问可好?郭氏也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。”

四阿哥点了点头,率先走出门去。其他人跟在他身后,按着身份高低鱼贯而出。

丫鬟婆子们早早地将原本就干净的缀花院正院收拾了一番。听闻那拉氏的话,主管这个院子的嬷嬷立刻垂着头,恭敬地在前面引路。

等各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后,又有几名丫鬟鱼贯而入,给每个主子都端上了一杯茶。

那个郭氏的小丫头见了这阵仗,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,一动都不敢动。那拉氏看向同样跪在地上的小太监,问道:“小福子,你来说说郭氏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那小太监,正是齐布琛刚进门时,领着她去猫狗房的小福子。早几年,小福子就在高无庸的暗示下,替齐布琛办事了。

小福子磕了个头,有条不紊道:“回福晋的话,奴才原本是去厨房催菜的,回前院的时候经过郭格格的院子,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叫声和呼救声,觉得有些不妙,立刻进了院子。进院子后,奴才才发现,郭格格摔在地上,常月垫在她的身下,而素香则站在一边。奴才立刻帮着将郭格格扶了起来,郭格格直喊疼,然后指着素香,质问她为什么要害她。奴才便让常月扶着郭格格,找人悄悄将事情传给了高总管。”

那拉氏点点头,又看向跪在一边的常月,道:“你这个丫头……我记得你不是郭氏身边的人吧?”

常月磕了个头,道:“回福晋的话,奴才是针线房的。针线房这个月的夏衣已经全部完成,奴才奉命将郭格格的份送过来。哪知道奴才一进院子,就发现素香正要将郭格格推倒在地。那时候,郭格格大约是出来散步的,离奴才并不是很远。奴才心中一急,就冲上前,想要扶住郭格格,哪知道气力不够,反而被带着摔倒在地。”

这时,安嬷嬷拿着两件新做好的夏衣递到那拉氏面前:“主子,这是在地上捡的衣服,是针线房的东西。”

那拉氏翻看了一阵,递给了四阿哥,道:“确实是针线房刚做完的夏衣。”

四阿哥接过,点了点头后,将衣服又交给了安嬷嬷。

那拉氏皱眉眉头看着素香,问道:“素香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

素香全身颤抖,但是死死地咬着唇,一句话都不说。

那拉氏眉头越皱越紧,接着问道:“你身为郭氏的丫鬟,为何要害你的主子?”

素香脸色苍白,全身发抖,但仍旧只是倔强地咬着唇,不说一句话。

四阿哥沉下脸,怒声道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!高无庸,将她拉下去,打五十大板!”

素香蓦地抬头,惊恐地看着四阿哥,但最后还是咬着牙,又慢慢地低下了头。

齐布琛看着素香,然后又转过头,浅笑着拦住了正要下去的高无庸,劝道:“爷和福晋先别急,今儿是弘昭的生日,妾身心疼儿子,求爷还是别让她见血的好。先让妾身问几个问题,可好?”

那拉氏扫了那个丫鬟一眼,叹了口气道:“这样的丫头……妹妹问吧。”

齐布琛端坐在座位上,看着素香,问道:“素香,你是何年进府的?”

素香的身子颤了一下,随后才用可以媲美蚊子叫地声音,道:“四……四十二年。”

齐布琛笑了笑,轻轻巧巧地丢下一枚炸弹:“四十二年啊……那素香,你一定记得木棉和水莲的事情了。诛九族啊……”

话音刚落,素香便瘫软在地上,惊恐地看着齐布琛。

那拉氏面上端庄,眼神却忍不住闪了闪。武氏则是下意识地捂上了自己的肚子,神思有些恍惚。

齐布琛又慢悠悠地喝了口茶,接着道:“你被杖毙了不可惜,可你的家人,族人,朋友,可就要遭大殃了。”

素香痛苦地望着齐布琛,眼泪不要钱似地往外流。

“福晋,”齐布琛转头,浅笑着问道,“这丫头有十八了吧?不知道她定亲了没有……”

那拉氏温文笑道:“问问不就知道了,若是没有的话,查查这丫头和哪个小厮比较要好,带过来问问就好了。”

听到这话,素香尖叫起来:“不!贝勒爷!福晋!奴婢什么都说!奴婢全部都说!“

闻言,齐布琛冷冷地看着她:“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羊狼!我真替你阿玛额娘寒心,养了这么久的女儿,为了一个男人,宁愿牺牲了全族的性命!”

素香瑟缩了一下,流着眼泪眼泪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讲了起来:“乌雅格格……要挟奴婢……奴婢不得不做,求主子们开恩,奴婢是被逼得呀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各种喜欢包子~~下一章,又有包子要来啦~

60.雍亲王爷(二)

素香瑟缩了一下,流着眼泪眼泪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讲了起来:“乌雅格格……要挟奴婢……奴婢不得不做,求主子们开恩,奴婢是被逼得呀!”

她的眼泪和凄惨的表情,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同情。齐布琛甚至感觉一阵阵的凉气从脚底窜进了心里,浑身都凉飕飕的。若是她的女儿,也是那种为了为了一个男人,宁可牺牲全族的人……那种女儿,不要也罢!

她漠然地垂下头。乌雅氏不是一般人,不能随便处置。她的目的已经达到,接下来的事情,她只要坐着看就好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弑天屠帝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永恒超脱之旅

夕涓

孟有千千劫

翩如惊鸿

修真四万年

好多牛

剩女公主在线追夫

太白猫

我只是一个封妖师

梦翰殇

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侠

池非墨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